筠茹仙

來源:普門品 | 日期:2017-10-17 07:48:12 | 瀏覽次數:386

有求必應:筠茹仙

        我是一位家族性的基督徒,嫁的婆家則是虔誠的佛教徒,雖然是不同的宗教信仰,但是對我而言不管是哪一個宗教,只要理念宗旨是教人為善的我都認同。我的立場是:「不管總統換誰來做,老百姓自己要奮鬥才能生存,不管信仰什麼,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那一顆心。」
    ※未謀面,有所聞
        九十二年九月間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開始經營一家早餐店,我的先生泰錦是一位老實的生意人,每天清晨三點半就起床幹活,我看了非常心疼,也想替先生多賺一點錢來貼補家用,就這樣撂了去啊!剛開始由於沒有其他店家來分利,自己經營小本生意還算過得去,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來了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豆漿大王,真是晴天霹靂,我們每天戰戰兢兢的工作,慘澹經營的結果,利潤無可避免被分割了。
        有一天小叔億曄來訪,他得知我們的情形之後不斷給我們信心,他在言談中提及師父,他說師父是一位明師,還說師父可以指點我們一條明路,我想如果有機會真的很希望能夠拜見小叔的師父。自從那天之後,我就開始盼望著那一刻的來臨。
    ※第一奇:神仙家
        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讓我盼到那一刻。我們一家四口來到認真大樓,才正要搭電梯上四樓,小叔忽然開口說:「等等,我要通報一下,看我們是否有緣拜見師父。」我心想這師父來頭不小喔!原來修真之人不露相,如果要見到師父還真要看緣份與福報,有時候師父雖然就在眼睛前,但是緣份卻有如十萬八千里那麼遠。
        那天我們一踏進神仙家,就看到一位戴著太陽眼鏡,濃密的黑髮盤成髮髻,身穿唐裝的先生,祂親切地請我們坐下來喝茶,全家順勢找了位子坐了下來。我打量四周的環境,眼睛瀏覽牆上的壁畫,我從頭到尾端詳著這位師父的容貌與體態,心想:「師父是屬於哪一派?會是道教嗎?道教通常是盤頭的。會是佛教嗎?師父穿著唐裝,臉也實在太清秀了,究竟是男還是女呢?」
        我坐在師父面前,屋內還有幾位先生小姐,小叔稱他們為「『仙』兄、『仙』姐」,真奇怪,究竟是那一個「先」呢?為何如此稱呼呢?後來師父開口稱小叔為「阿P」,也是很奇怪,會是那個「P」呢,手錶的「P」嗎?聽他們噓寒問暖,閒話家常,彼此間很親切的樣子,我緊張的情緒才稍有緩和,總算可以喘一口氣了。
    ※第二奇:是養小鬼嗎?
        第一次見面,師父在我們全家的大小臉上評量一番,當師父的眼睛看著我時,頭也一直點,記得靈異節目講過有些法師透過「養小鬼」的方式把對方的底細摸得一清二楚,當時因為我見識短淺才會認識不清,就在我差點要做「養小鬼」方面的聯想時,師父開口對小叔說:「你嫂嫂有在讀經書喔!她讀的是心經及大悲咒喔!」我的天哪!師父講對了吔!我好驚訝喔!因為別說小叔不知道,就連我最親密的老公都不知道,我快速往周遭環境瞄了一下,心中頓時升起無限的遐想……,師父會這樣說,不像是「養小鬼」的樣子,那麼師父究竟是如何得知的呢?我覺得好神奇喔!經書是我自己一個人在診所上班有空時才會讀的,都沒有人知道,難道我的臉上有寫字嗎?師父微笑地看著我們,先生則是一臉錯愕,而小叔到是好一點,可能是見怪不怪了吧!
        才第一次見面,師父就令我和先生甘拜下風,因為師父看人真的是看的很透徹,一看就看到骨子裡去了,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師父的神力,師父絕非利用「養小鬼」而謀利的法師,因為眼前這位師父有一股乾坤正氣。
        那一天我似乎也感覺到一件其妙的事情,那就是在神仙家好像師父說的就算,台語有句俗話說:「喊水會結凍。」因為師父很夠力,罩得住,法力大,鬼神驚,如果師父下指令,流動的水也會嚇到縮成一團而結冰。
    ※第三奇:解惑
        在早餐店的市場競爭之下,房東要漲房租,營業用水電要調漲,經濟條件日趨拮据,再因婆婆有長期脊椎疼痛的問題要開刀,特別需要照顧,我是一枝蠟燭兩頭燒,難免心力交瘁。記得第一次來拜見師父,神仙家讓我自裡而外溫暖了起來,就好像回到家一樣。我有問題想請教師父,卻一直不敢啟齒,慈悲的師父說:「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都答。」我便開口請教師父:「如果我把早餐店頂讓出去好嗎?」師父說:「好。」我問:「那會不會有人來頂?」師父說:「有。」我問:「那這樣子會不會害了別人?」師父說:「這都是有因果關係的。」師父為我們解惑,指引出一條明路。
        之後一個星期六晚上回到溫暖的神仙家受教,那天來到神仙家第一件事便是洗手禮佛,點了三枝香感謝神仙家的接納,也向觀世音菩薩訴一訴我心中的苦,我問:「菩薩啊!為什麼我那麼認真的做,回饋卻是如此?有一首台語歌是這樣唱:『我比別人卡認真,為什麼?為什麼比別人卡歹命?』」可是話又說回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若能知足常樂,便能歡喜自在。
    ※第四奇:草嶺
        有一回神仙家出遊,要到草嶺去遊山玩水,那時我們一家子都還沒拜師卻也在受邀之列,真的讓我們全家大小都快樂極了,馬上答應一同去草嶺玩。當天我們興致勃勃前往草嶺的永利大飯店,大家坐著泡茶聊天,師父為我們介紹飯店的老闆及兒子,有趣的是他們稱師父為「滿天星」,而師父稱劉建祺先生的爸爸為「博士博」。我們邊喝茶邊聽故事,使我們一家子大飽耳福,建諺和祺瑾更是聽得津津有味。
        師父喜歡喝茶,晚上我們又到飯店中的涼亭泡茶,師父說:「談法論道是無分時間與地點的。」那天晚上我有一種特別的感覺,覺得這一場聚會不知道為什麼好面熟喔!我自個兒在腦海中不停地搜尋,感覺這景象似乎在兩年前的夢境中曾經出現過,從前我睡著的時候,我的魂魄好像都會不安於室,有時候會跑出去玩,看見很多事物,等我醒來時也不以為意,每天照常工作。而在草嶺那一幕感覺好熟悉,好特別喔!
        隔天早上劉建祺先生開著小巴士載著我們前往觀看九二一大地震飛山走壁的地形,還有照片可以證明呢!劉建祺先生問師父:「現在的地形是否還會再改變?」師父仙口直斷地回答:「會變。」師父是怎麼知道的呢?而劉建祺先生好像也完全沒有懷疑,感覺上他很相信師父。
    ※第五奇:「正港的」
        草嶺回來之後,我們一如往常在星期六到神仙家聽師父講道傳法,晚上吃宵夜的時候,承依仙姐在我身邊說:「可以拜師了。」當時的我驚喜萬分,我心想:「可以嗎?我何德何能拜在師父名下受教呢?」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拜師,因為我知道那是非常非常大的福報呢!其實在拜師前,我只想著「有空時」要好好地修,後來我才知道,「即時」修行才是真正的、才是道地的、才是貨真價實的、才是如假包換的,真的,即時跟著師父修行才是「正港的」!修行路上有明師指點,真的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第六奇:「少年仔」
        拜師的日子來臨了,小叔親自帶我們一家子到神仙家,在預定的時辰拜師,口誦「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當師父把我扶起來時,師父雙手的能量從我的掌心匯入,直直通往我的內心,「溫熱」兩個字差不多可以形容那種感覺,師父的能量好強啊!師父祢的雙手簡直就是能量場。我的一顆感恩心,永遠記住「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拜師儀式完成,早上聽師父談道論法,中午到美濃吃粄條,下午喝茶時也一樣聽師父談道論法,一般人如果連續講幾個小時的課,沒有用麥克風,還要讓全場的人都聽得清楚,通常喉嚨都會沙啞,體力也會受不了,而師父都九十幾歲了,竟然還能天天如此,師父的體力真的不輸「少年仔」,甚至比「少年仔」還要「少年」呢!
    ※第七奇:起死回生
        九十三年底,師父前往台北辦事回來後就身體不適,住進醫院發出病危通知,我們全家到醫院探望師父,見到師父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師父依舊關心著每個徒兒,師父似乎知道我有工作上的問題想請教師父,還為我解答工作上的疑惑,師父是如此的慈悲。師父即使病危,心中仍掛念著眾生。
        師父啊!是不是每個徒兒無形的業力都由祢來為我們扛啊?只是尚未修成的我們還看不見,像是嗷嗷待哺的雛鳥,由師父替我們擋,替我們擔,替我們談判,師父,祢好偉大啊!
        之後的一個星期天,我們全家再度探望師父,看見師父的氣色好多了,還能夠與眾仙兄仙姐泡茶聊天,那時師父雖然還沒完全康復,卻已經在說笑話給我們聽,逗得我們哈哈大笑呢!沒多久,師父就完全好了,比年輕人的身體還要健康。師父的功力真是令人驚訝,生死遊戲對師父而言易如反掌,如果是一般人的話,都已經病危通知了,如何回得來呢?
        神仙家有很多神奇的事情,信則有,不信則無。我相信,因為我是過來人。

筠茹仙具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