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春仙

來源:普門品 | 日期:2017-10-17 07:44:29 | 瀏覽次數:483

有求必應:寶春仙

        民國八十八年我轉換另一個工作的職場,認識了宴誠仙兄、啟功仙兄和榮柱仙兄,常常聽他們談論有關師父的神奇事蹟,我在想,究竟是什麼樣的師父?怎麼讓這三個聰明睿智的大男生如此的臣服呢?這對於一向認為信仰僅止於心靈寄託的我,感到很匪夷所思。我認為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不受什麼怪力亂神所左右,我對於他們所尊崇的師父備感好奇,再加上當時「宋七力」事件喧騰一時,引起社會輿論譁然,我在想這位師父會不會是「宋七力」的翻版呢?
    ※初次接觸
        終於在一次聚會中,我抱著奇妙與忐忑不安的心情見到了師父,第一次遇見師父差點讓我跌破眼鏡,簡直和自己原先想的完全迥異,仙兄們都說師父的歲數已經八十好幾,但眼前這位長者看來卻比那歲數年輕好幾十歲,還留著一頭烏絲柔亮的長髮,行動敏捷俐落,健步如飛,連年輕人都得甘拜下風,一身非男非女脫離現代的裝扮,看起來顯得輕鬆自在,師父的肌膚像嬰兒一般柔嫩光滑,眉宇雙目間卻充滿尊長的慈祥與睿慧,炯炯有神的目光,讓當時默默不語的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好像心中的問號和疑慮,還有內心深處更為深沈的想法,似乎都在此時此刻被師父銳利的雙眼給視透了……。師父忽然笑著說祂是「宋八力」,師父這一句話真的把我給下了一大跳,師父又說祂瘋瘋癲癲的,不像「宋八力」,還比較像「瘋濟公」,我聽得一愣一愣的,後來師父告誡我「凡事不要著相」、「心不要執著」、「無論身處順逆境,心都不要受物動,不要隨境轉,這樣才能歡喜自在。」
    ※生命的苦楚
        自己內心深沈的諸結,源自於我的婚姻,雖然一直努力用心經營,卻仍然無法避免婆媳問題,生活上種種的苦楚與壓力,在那些年來真的覺得自己活得好累好累。這段婚姻令我失望,甚至宿命地相信既然這一切都是自己選擇的,自己就得默默地承受,活著似乎只為等待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我的生活綁了好大好大的一個結,心想趁著還可以呼吸的時光,多陪陪孩子,多默默做盡家事,當孩子們大了,便向公婆爭取外出工作的機會,來逃避心中長年下來承受的苦楚與無力。
    ※師父的點化
        另一個結,則源自於對妹妹的虧欠,讓人心疼這麼一個單純獨立的女孩孤立在他鄉,鮮少嚐到家庭的溫暖,無論家庭聚會、過年過節,都無法投奔親人的懷抱,讓父母親牽腸掛肚,每每思及至此都輾轉難眠……。這些結陪我度過每個晨昏,就在默默面對師父的當時,潛藏內心深處的事,無論關於婚姻的苦,關於妹妹的苦,師父竟然全都明白,更在當下為我點化。
        師父從來都沒有見過我的妹妹,但卻知道關於她的一切,師父提到妹妹病弱纏身,說妹妹活不過三十歲的事來讓我知了,那時因為剛認識師父,還不知道師父的道行,也不知道師父說的是否為真,當下也不得求證,但這個殘酷的訊息令本來就擔心妹妹的我,更是淚水潰堤與憂心……。我哭著請求師父化解,師父無限慈悲,為我化解妹妹的生死難關。
        那天和師父緣僅一面,完全毋須多言,師父即已相當明瞭我的問題,師父渡眾生,不忍眾生苦,在師父慈悲允諾答應化解的那一刻,我終於放下對妹妹的滿懷憂心,轉而對師父有著無限感恩。我的千愁萬緒漸漸淡去,在生活中也開始學著真心體會「歡喜受,甘願做」的自在心。
    ※失聯的妹妹回來了
        長年以來,我對失聯的妹妹殷切的盼望,簡直望眼欲穿。就在那天我拜見師父請師父化解之後,多年失聯的妹妹竟然神奇地聯絡上我,還說要來高雄找我,當下萬分的興奮,內心的澎湃,使我喜極而泣,淚水交織……。一見面二話不說,就拉著妹妹來見師父,妹妹真有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感覺,一路上不斷地問我:「是什麼師父?為什麼要見師父?」我用一雙眼,興奮地緊盯著久未見面的妹妹,看看變胖還是變瘦?氣色好還是不好?心中的千言萬語無從訴起,只有淡淡地回說:「見了師父就知道。」
        終於來到師父這兒,妹妹靜靜地坐在師父面前,向師父簡單問候,師父問妹妹:「是否在讀『妙法蓮華經』好一段時間了?為什麼沒有繼續讀?」我在一旁聽了,心想妹妹怎麼可能讀經?!驚訝的是妹妹竟然回答師父她讀妙法蓮花經的因緣由來和始末,妹妹真的有讀經,我是真的不知道,而師父真的說中了。
        妹妹覺得師父非常神奇,說什麼都很準,而且道行好像很高,不像是一般的算命先生,於是向師父請教她的身體狀況如何?師父便問:「妳願意把妳的身體給我嗎?妳能讓師父的X光眼看透嗎?」妹妹才與師父第一次見面,不知道為什麼就能夠非常相信師父,她毫不考慮地說:「願意。」我在旁邊聽了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量使她如此相信師父,後來我才知道師父在考驗她,師父要的不是身體,而是考驗妹妹的一顆心,一顆相信而臣服的心,師父看她心很誠,像這樣虔誠的人,觀世音菩薩豈能不救?
        師父接著說:「妳剪一點頭髮給我就好了。」於是妹妹拿著剪刀象徵性剪了一點點頭髮而已就算數了。因為妹妹說願意,師父才能把妹妹的病症掃瞄一遍,妹妹告訴師父:「師父直說無妨。」我與妹妹會心一笑。就在眾仙兄仙姐的見證之下,妹妹仍然端坐著喝茶聽師父講話,師父以祂的雙眼來看妹妹的雙眼所透露出的眼神,就把妹妹全身上下、從內到外所有的病症說得一分不差,連身為姊姊的我都不知道,而妹妹在場頻頻點頭稱是,這是師父不可思議的神力。師父所斷的每一個病症都是妹妹長久以來困擾不已、擔憂不已,從來不曾向親人提起的病症。
接下來更勁爆的是,妹妹忽然脫口而出冒出一句話說:「我本來一直擔心自己活不過三十。」在一旁的我聽了頓時淚盈滿眶,記憶立刻回溯我與師父第一次見面時師父早已給我提點,此時此刻完全印證,師父所言果然真實不虛,當下我激動的跪謝師父,萬分的感恩自心頭湧現而出,感謝師父大慈大悲,為妹妹化解生死的劫數。如今妹妹已經安然度過三十歲,師父在無形中解決了妹妹最棘手的問題,妹妹終於可以重享天倫之樂,還生了一雙寶貝兒子和寶貝女兒呢!
    ※師父助我順利取出腫瘤
        民國九十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一陣一陣的腹痛,使我痛到難以忍受的地步,趕緊到離家最近的小港醫院看診,經檢查之後,醫師沈重地告訴我:「左側卵巢長了一顆腫瘤,大約有八至十公分,無法用現代腹腔鏡手術摘除,加上已經腹痛劇烈,應立即住院,用傳統手術開刀切除後再化驗。」醫師還安慰我說:「診斷的結果勢必摘除左側卵巢及子宮,妳已經育有兩個小孩,不必擔心生育的問題。」當下我聽了真有如晴天霹靂,不知如何是好,第一次聽到醫師的診斷,打從心底不願意相信會有這麼嚴重,於是到另外一家婦產科診所,診察的結果如出一轍,當時的我真的好想哭、好無助,這一切對我來說太突然了,實在讓我無法接受……。
        後來先生心疼我,便為我找第三家醫院,他在凌晨一點幫我在高雄長庚醫院排隊掛號,希望能排到張簡醫師的門診,診察結果也是一模一樣,連續三家醫院都如此,我也只能黯然接受了。張簡醫師要我馬上辦理住院手續準備開刀,護士告訴我:「都已經這麼嚴重了,保命最重要!」剛踏入病房,我呆坐在床緣不時流淚……。我告訴先生:「我要找師父請師父化解。」先生以為我身體病了,怎麼連頭殼也壞了?怎麼在這個節骨眼說要出院?辦理出院的櫃臺護士也無法理解,對我們一再提醒:「妳太太的狀況不好,不宜出院,就算出院後想再立刻回來住院開刀,也排不到張簡醫師,因為要排隊讓張簡醫師執刀的病人太多太滿了,到時就算你太太能等,可能也要等上二、三個月。」由於我想見師父的決心相當堅定,先生和婆婆無法接受我的想法,到底是什麼樣的師父,讓太太讓媳婦連醫師都不信了?先生與婆婆和我一同前往神仙家拜見師父,師父說:「妳婆婆知道妳的狀況,妳就聽話,好好去面對,無形會顯現於有形,此劫妳是要受的。只要劃一刀把瘤取出來就好了,其他的完全不會動到,明天一早去辦住院,妳會讓張簡醫師執刀。」師父的一席話我非常相信,但先生聽了卻不以為然,因為先生之前在醫院接收到的訊息讓他覺得哪有可能像師父說的這麼簡單,然而我明白師父在無形中已經幫我化解了這個劫難。
        隔天一大早,我們回到醫院辦理住院手續,幫我執刀的醫師仍然是張簡醫師,護士直呼我好運氣。我在病房的床頭置物櫃上擺放師父的照片,看著師父的照片讓我感到非常安心,我的小妹燕嬌在我開刀住院期間全程陪伴,她親眼目睹張簡醫師為我順利取出的那顆瘤,形狀跟大小就像三顆大雞蛋黏連起來一樣,在卵巢上方長了一個那麼大的瘤真的很嚇人,想來病況是非常的嚴重,而手術真的如師父所言進行地非常順利,真的是把瘤取出來就好了,其他真的完全沒動到,護士換藥時也直誇我的傷口縫合的好漂亮,還說我復原的速度好快。
    ※相信師父,堅定不移
        住院期間,我忽然聽到隔壁病床的小姐在哭泣,一問之後才知道她與我有同樣的病症,瘤生長的位置和我差不多,我的病況甚至比她還要嚴重,但是她手術的結果卻拿掉一個卵巢,而且日後無法懷孕生子,未婚的她難過得哭了起來。
        在病房陪伴我的燕嬌雖然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她只相信物理科技。她看到我在病房的床頭櫃上擺放師父的照片,她僅僅尊重宗教信仰有心靈寄託和教化人心的作用,其他的因為現代科技無法證實便一概予以推翻,對於怪力亂神之說也一概不予相信。她在病房照顧我,知道我手術順利固然非常高興,但是因為出自於對我的關心,擔心我太過單純,耳根子太軟才會聽信那些說法,提醒我神棍事件太多,詐財案件太多,要我小心受騙上當。即使她講了很多相關的犯罪新聞來佐證現代社會的亂象,都完全無礙於我對師父的信服,因為我明瞭唯有親身體會師父的道行才能從心裡面深刻感受,而一直到現在,我對師父的感恩絲毫未減。
    ※苦楚轉化為智慧
        感恩師父從苦厄中解救了我,在迷津中開導我,師父擔起了徒兒的煩惱,師父是我的再造父母,教我轉換心境,將生命的苦楚轉化為智慧。師父善惡均渡,如水利物,如陽光普照萬物,不求回報,只希望我們好好地修,修看不見的事物,練聽不見的聲音,學極不知的智慧,習道不遠的真言,更要我們別忘修行要圓融於生活,終有能力也要渡人,這就是對師父最好的回報。

寶春仙具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