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進仙

來源:普門品 | 日期:2017-10-17 07:42:15 | 瀏覽次數:2266

有求必應:永進仙

        拜師之後,我常常會夢見師父來看我,常常師父來一下子就離開了。我有時在偷懶,沒有看師父的書,或心中有雜念時,晚上睡覺師父就會出現在夢中,好像在叮嚀我要好好地修,師父打破了時空的限制,隨時隨地關心我們,對我們的般般照應無分晝夜。
    ※騰空懸浮的心經
        第一次來神仙家,我發現牆壁上掛著一幅心經,在我第一眼看見那幅心經時,我看到字體與紙張竟然是分開的,字體一個一個騰空懸浮在紙張的上面,我感到甚為吃驚,我問玉舟仙姐:「妳看那一幅心經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她回答說:「一樣啊!哪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你的眼睛是不是看花了?」神仙家真的是一個非常玄妙的地方,那幅心經也許是給我的感應,讓我初嚐神仙家玄妙的滋味。逐漸接觸師父之後,讓我對神仙家愈來愈投入,終於有機緣拜師為徒隨師修行了。
    ※颱風天的考驗
有一次颱風天,我和玉舟仙姐都放颱風假,我們想要去神仙家聽師父講道傳法,順道問岳母要不要一起到神仙家,岳母說:「下這麼大雨還要去嗎?」玉舟仙姐說:「沒關係,只要有心要去就可到達目的地。」岳母就說:「要到神仙家那就走吧!」我們趕緊啟程前往。結果開車的路程中到處都積水,這條路行不通,那條路也行不通,積水處處,難以通行,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一條路勉為其難可以通行,未料開過那段路之後車子竟然拋錨了,只好勉強把車開到修車廠。修車廠的技師一檢查,我看見他眉頭一皺,心想:「代誌大條了。」果不其然,那個技師斬釘截鐵地說:「這台車子問題大了,要到明天才會修好。」我們一行人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無奈地坐計程車回家。
        一回到家,岳母打電話給師父,師父一接到電話,岳母都還沒開口,師父立即語出驚人地說:「是不是車子壞了?」岳母問:「師父祢是怎麼知道的?」師父說:「我在考驗妳是不是有心要來,既然妳有心要來,那現在車子好了,沒事了,趕快打電話叫修車技師不要亂拆。」於是我馬上打電話到修車廠,告訴修車技師:「車子不要亂拆,我馬上過去拿車。」一到修車廠,技師也莫名奇妙,車子送修時的確是個大問題,並非三兩下功夫可以解決的了,結果技師連修都還沒修就好了,真的是太神奇了!我們高興地開車到神仙家聽師父講道傳法。有道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如果不是我親身體驗,真的很難相信會有那麼神奇的事。
    ※被兩條魂附身的媽媽
        妹妹麗卿平日與我們同住,耳濡目染之中對於道行高深的師父多少有些感受,而且麗卿有到過神仙家,與師父曾經有一面之緣,車上也放著師父的相片,她親口告訴我:「在找不到車位的時候,順手摸一摸師父的相片,馬上就找到車位了。」麗卿感受到師父的不可思議。
        有一天早上才六點鐘左右,電話鈴聲劃破清晨的寂靜,還在睡夢中的我一接起電話,就聽到麗卿急促的說:「昨天晚上三更半夜,媽媽突然又哭又笑,整個人恍恍惚惚,雙眼空洞無神……。」她非常地害怕,叫我趕快回來。我趕緊開車回家,看到媽媽真的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會兒哭,一會兒笑,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打電話給師父,但是因為爸爸的不信任,拒絕帶媽媽來神仙家,爸爸自己到廟裡面求神問卜,得到的結果是:「有不好的附身,需要一星期的時間察看後再回答。」我看媽媽的情況,再拖一星期也許三魂七魄都飛了,我知道要愈早處理愈好。於是我和玉舟仙姐一起遊說麗卿,一定要想辦法帶媽媽去見師父。
        第二天麗卿帶媽媽去看精神科,醫師開了些鎮定劑的藥,用以安撫媽媽的情緒,目的是要讓她好好休息,令人驚訝的是,醫師竟然也建議我們要去問神明。台語有句話說:「也要人,也要神。」說明了很多事情光靠人力是不夠的,還必須要靠神力才行,就連醫師也指點我們要問神。因為那天我們已經出門了,便順水推舟遊說爸爸順路去神仙家拜見師父,儘管爸爸是百般的不願意,還是拗不過我們,終於答應前往。我們一行人把握機會,急如星火般趕到神仙家。到了神仙家,我先帶媽媽到佛堂,我從佛堂一出來看到師父就下跪磕頭,求師父化解,大慈大悲的師父對我說:「好啦!好啦!你起來吧!」師父念我一片赤誠,說是孝心感動天,便答應救媽媽,我感激涕零,一顆感恩的心,難以言喻。
媽媽從佛堂走出來之後坐在椅子上,師父開始與無形的溝通,只見媽媽忽然間變了一個人,出現笑的靈魂,十足小孩子的模樣,玉舟仙姐和我明白師父的用意,也非常相信師父,但是爸爸是第一次接觸師父因而不了解師父的道行,看到師父沒有「起乩」,也沒有神明起駕,便以為沒有神明附身,哪算處理啊?!回家之後,媽媽真的改善很多了,沒有再傻傻地笑,只是偶而會哭,而且目露兇光,令人非常害怕。
        到了第四天,我便再次說服媽媽到神仙家,這次師父和上次一樣,與媽媽對談著,一開始並無異狀,用完午餐起身要回家時,媽媽突然全身無力,手腳異常冰冷,扶媽媽到房間休息之後,連媽媽自己都有感覺身體好太多了,便起身說要回家。回家之後,玉舟仙姐和我就知道師父已經完全處理好了。事後師父告訴我們:「媽媽是被兩條魂給附身了,一個是姑姑,所以是哭,眼神看起來很兇,一個是媽媽的小孩,一出生就夭折了,所以是笑,而且活像個小孩子。」師父仙心伏邪魔,道行比天還高,渡化它們的同時也把媽媽給救回來了,真的很感謝師父。

永進仙具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