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仙境家園 > 神仙家


我們師父

 

    柳品仙(大仙、長青、學有),生於西元一九一六年十二月二日,湖北黃岡人,生身父母不詳,像是天生地長,濃於血親、更甚於人間親情的天地血脈在其體內綿綿不息地川流著。

    所向披靡的生命力,身賦著無與倫比的天命,自襁褓開始就有其非凡的天相。據說當還是個一歲小娃兒時,由柳君督府抱來扶養,在孩提時代,廟裡各項慶典活動的主辦單位總喜歡找祂來扮演觀音,活靈活現的姿態與神韻讓人見了不得不虔誠膜拜,未料在十二歲時猝死於倉子埠觀音寺前,哀痛欲絕的哭喪之聲在辦理後事的過程中不絕於耳,於三日之後奇蹟似復活,在場的人莫不吃驚得倒抽一口氣,差點反射性地暫時停止呼吸,後來由該寺主持收留點化,並教詩書與佛道經典等。

    柳品仙的「仙」字是上天賦予的,像下了聖旨一樣,非祂莫屬,即使想賴也賴不掉,而且無人可以取代,此話怎講?話說抗戰時期柳氏愛國心強,毅然決然投筆從戎,軍中鐵的紀律「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某日,軍中長官一一點名,三聲高唱「柳品仙」均無人舉手答「有」,末了,幾近發火的長官操著濃濃的口音怒吼:「是誰沒有被點到?」柳氏一人做事一人當,因而慷慨赴義壯烈陳詞:「我。」長官問:「叫什麼名字?」柳氏答:「柳品山。」長官暴跳如雷,操著濃濃的口音怒斥:「名單上明明就是柳品仙,叫柳品仙不是很好嗎?祢就叫柳品仙!」這個「仙」名的掛勾掛住了,自此成了定局,沒有任何扭轉乾坤的餘地可言,這大概是所謂的「天註定」。

    時逢戰亂頻仍的歷史性歲月,柳氏在大時代之中不顧一己的血肉之軀,投效青年遠征軍,隨戰轉入裝甲兵、砲兵、海軍艦隊,經南征北剿,歷盡種種險峻的難關,見到了滿目瘡痍最寫實的一面,走入人們最深沈的痛!那是殘缺不全的肢體在煙硝中,貧病的孤兒在烽火中飢寒交迫,生離死別的孤鳥永無止盡的哀鳴,面目全非的家園以粗麻袋包裹著屍體,無常,無常,事事無常!柳氏在兵荒馬亂之中飽受槍林彈雨,貫穿全身無數的傷痕,那是劃時代的痕跡,成就了劃時代的意義!「賭場的錢,戰場的命」,柳氏在戰爭中屢次墜崖落海,險象環生,數度死了之後又奇蹟似復活,在戰場上號稱「鐵戰將軍」,應屬仙佛之慈悲,欣喜抗戰勝利隨軍來台並解甲。 柳氏喜愛詩詞、易經,曾獲美國四海詩社榮譽社長,畫龍點睛之功使得整篇文章鮮活了起來,神來之筆,篇篇佳作,刻畫出仙佛極高的意境,無論是天下或天上的意象,竟也能以文字描繪出一幅幅生動的寫生,在新聞界簡直如魚得水游刃有餘。柳氏在新聞界服務長達三十多年,當年受省主席連 戰頒發資深記者獎牌一面(裨益省政),又受省長頒發金牌一面(心繫民眾權益,筆促省政發展),歷經徵信新聞、更生報、青年戰士報、民聲日報、中國晚報、美國紐約華美日報、泰國京華日報、香港華僑日報、中外新聞記者、主任、處長、社長等職,柳氏主張既不報喜,也不報憂,而是報實,將世間的樣態紛陳羅列,輕巧而細緻的筆觸將最深一層的法性境地描摹地絲絲入扣。

    柳氏創辦陽光新聞通訊社、中國新報、中國公報、鄉音出版社、觀自在果報雜誌、司法警民時報,柳氏任發行人、總裁;現任中國新聞記者協會常務理事、台灣省新聞協會常務理事、台灣書畫藝文學會常務監事等。著作:《新聞自由與新聞道德》、《神仙遊戲人間》、《活神仙遊戲人間》、《神仙總動員》、《神仙遊戲話堪》、《神境夢中仙》、《神仙家緝煞使》、《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釋奧》、《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釋奧》、《觀自在果報雜誌》、《性命雙修必修之課程》、《神仙家論病理神方》、《柳大仙麻衣神相》、《觀音心法》等,書裡盡言已至凌雲尚虛謙,為真修的人大開方便法門,卻都是一概不予論價出售的結緣品。柳氏為人指點迷津、消災解厄而不求回報,不受供養卻供養十方世界,出錢出力費盡心思為天地眾生辛勤擺渡,在堅苦卓絕中歷盡魔考的摧殘卻絲毫未曾減損其渡化眾生之宏願,淬練出超越宗教、超越哲學的大智慧。 有句話說:「上天的看法與世人的看法往往是相反的」,意味深長,然而如何見其箇中端倪呢?如果深入了解柳氏的一言一行或許可以獲致箇中玄奧。在七十六年間某夜,柳氏被小偷竊走高達新台幣伍佰餘萬元的財物,傾刻落得負債斷炊之急,僅存一件衣物勉強可以裹身覆體,柳氏雖然深受其害卻未以世俗之見待之,就在高雄地院庭長張盛喜對小偷(張庚申)示以重刑時,柳氏一反世間常理,轉而向庭長求情:「請庭長給予被告自新的機會。」並對被告說:「只要你肯徹底改過,出獄後我願幫你找工作,賺得正當的錢拿回去養你的老母親,也會心安理得。」小偷出獄後果真痛改前非,未再舊犯。柳氏心光照破塵世浪,苦海常作渡人舟之實例無以數計,一則兩則故事,只像在數斗的芝麻裡擷取出一粒芝麻而已,或像在數億銀河系的宇宙中發現了一顆會發光的星辰罷了。

    柳氏慈悲無限,誓願無邊,渡人無數,在上天的試煉中前前後後一共死了九次,真正達到傳說中九死一生的境界了,在一筆一筆完整紀錄九死一生的神奇事蹟時,就連神仙家的電視機也一閃一閃,一連閃了九次之多,這是前所未有的奇妙現象,是大自然的響應。柳氏一向樂善好施,積德不讓人知,更以教化人心為宗旨,端正社會風氣為出發點,渡人脫離苦海為作用,修真悟性為目的。有人問祂:「道在哪裡?」柳氏則答:「言行舉止皆謂道。」柳氏著釋的書裡有這麼兩首偈語:「天是袈裟地是缽,身是道場心是佛,日月灌頂星授記,正等正覺性摩訶。」、「萬物與我,一體無分,本性無際,虛空無盡。」柳氏達到大平衡之點,祂仁德而有作為、在至極的圓滿成就中有著完美無暇的潔淨,那閃亮無垠的智慧之光讓真心求道者像在上帝面前受洗一樣,洗淨一身的原罪,使真修的人頓時散發出珍珠般的潔白與光亮。祂至高無上,祂的一個動念能夠喚起大自然不可思議的靈動力,祂位於生命奧秘的中心殿堂,執掌了宇宙浩瀚工程的終極密碼,要給天地眾生新願景,將擘劃新藍圖,以廣大無邊的智慧,及無上的正等正覺,來修改新天條。規劃陰陽各界和平新秩序,推動因果循環新規律,以既往不究,廢棄累劫累世的,惡業之報應,加速因果現世報,創造生命快樂新精神。要為天地眾生,永享太平而努力。建設華美仙境家園,青青綠草如茵,涓涓細流如絲,天香四溢如幻,天道奔流如樂,將啟動寶皇上帝,唯一無二的金鑰匙,理想完美新天地,宇宙星辰新運行,將、耀、然、生、輝!